首页 »

曹林:大V式微,不治理亦难免

2019/10/17 11:59:22

曹林:大V式微,不治理亦难免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近来发布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报告,称“大V微博活跃度明显减弱”。该报告显示,8月份网络治理工作开展以来,网络“大V”微博活跃度明显减弱,批判性词汇总量下降,心灵鸡汤类的微博数量明显增多。报告抽样了一些“大V”,选取上访、改革、城管、强拆、性侵、自由等可影响全国舆论生态的20个词汇,通过比对发现,8月10日后,这些批判性词汇总数呈下降趋势,反映了意见领袖在“七条底线”发布后批判性大大减弱。

 

用微博的人确实会有这样的感受:微博的活跃度大不如前了。因为这种活跃度的降低发生在有关部门治理网络谣言的专项行动之后,这个调查似乎传递了一种暗示:“大V”微博活跃度明显减弱,是政府治理网络谣言带来的“寒蝉效应”,吓得很多人不敢说话了。对网络发言的过头治理,影响了微博的活跃度和言论的自由度。

 

这其实可能是一种误导,在逻辑上犯了“假性因果”的逻辑谬误。所谓假性因果也叫“后此谬误”,两件事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只不过是时间上的先后关系而已,我们经常错误地将先后关系当成因果关系。“大V”微博活跃度明显减弱,背后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是一种新兴的社交平台盛极必衰的自然演变结果。微博经过这几年的突发猛进的发展,从名人微博到政务微博,微博可能已经走过其最风光的时点,人们在其上倾注了足够的热情后,可能已经开始厌倦了其中的喧闹和嘈杂,正好到了兴衰的拐点期。

 

技术就是这样,常常是各领风骚没几年。新媒体时代让喜新厌旧变得更加残酷,当有了新的社交平台后,人们在旧平台上的活跃度自然减弱。其中一个变量是微信。虽然两者有很多方面属性不一样,但一个人的时间总是有限的;微信上花的时间多了,自然在微博上的活跃度就会降低。

 

另外,微博在发展中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很多人可能已经厌倦了这个社交平台上那些无病呻吟的心灵鸡汤,那些只想站队的极端姿态,那些“聋子听哑巴说瞎子看到鬼了”的无稽传言,那些为了争议而争议、为了批判而批判的无聊口水,还有那些重复的段子、明星的琐碎、偏执的表演。当这个空间根本无法讲理,无法实现真正的交流的时候,人们自然便厌倦了,减少了耗费在这个空间中的热情与时间。

 

由于“人们对微博的厌倦期”正好发生在有关部门打击网络谣言之后,人们很容易将问题都归咎于“政府治理网络”,在两者间直接划上因果关系线,而忽略了其他更多的原因。

 

当然,政府治理网络谣言,对微博的活跃度确实构成了一定的影响,如果我们认为“谣言的传播”也是一种活跃度的话。在治理网络谣言的过程,暴露了微博传播的很多问题,那种活跃很多时候是虚假的繁荣,其中带有很多泡沫。

 

比如薛蛮子后来就供述:他每天发微博近百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转发,看到了立即转发出去,也不会去核实真伪。擅长不擅长的都要说几句,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百科全书型的“杂家”形象。他还转发过不少负面新闻,以此博取眼球、获得更多关注。他说当“大V”的另一个好处是,即使网上有人对他发布的内容提出质疑和反驳,无需他出面,都会有一些不明真相、盲目追随的粉丝们站出来替他说话,将批评和质疑“淹”了。还有先前被抓的秦火火,以及后来被抓的云南网络名人“边民”,都供述了他们怎么借助发布虚假信息、操纵网络情绪的手法。

 

毫不客气地说,此前的微博活跃度中包含着这些炒作、营销、操纵的成份,对谣言的打击挤出虚假活跃的泡沫,让转发者更加慎重,让发言者要衡量可能带来的社会后果。网络转发会起到一种几何级数的传播效应,而现在起哄的转发少了,尤其是“大V”的转发少了,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活跃度大大降低。

 

当然,微博活跃度的下降,也确实有治理产生的压力,尤其是公安部门的积极介入,引发了部分网民对治理的逆反心态,让一些活跃的用户产生了政治冷漠,怕惹事,担心受到打击。尤其是“大V”在此次治理中其身份被污名化后,更传递了一种消极的情绪,形成了沉默的螺旋。

 

不过能够感觉到相关部门一直在尝试修复“过头的治理”可能带来的负效应,近段时间他们组织了很多活动,邀请微博上的左、中、右“大V”参加一些活动,强化不同观点者的交流,强化政府与网民的沟通,这是一个弥合分歧、修复裂痕、形成共识的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