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又闹“瞒报门”,日本自卫队有什么事怕见光

2019/10/17 6:57:52

又闹“瞒报门”,日本自卫队有什么事怕见光

去年震动日本政坛的“瞒报门”而今有了升级版。日本防卫省近日宣布,发现了过去在国会答辩时否认存在的赴伊拉克陆上自卫队活动报告(被称为“日报”)。

在连一个字都要斟酌再三唯恐不严密的文官制度之下,闹出官方文件“失而复得”这种事情,本就是个笑话。不过日本政府在防务政策上的暧昧含混倒不令人意外,尤其是在海外派兵这等敏感话题上,藏着掖着更是寻常。这次陆上自卫队伊拉克活动报告重新被发现,和去年南苏丹活动报告的“瞒报门”之间,甚至和海外用兵行动之间,其中的起承转合,却宛如一部连续剧。

 

丑闻震动日本官场

故事不妨从“瞒报门”这件震动日本官场的事件说起。

2016年10月,有媒体要求公开陆上自卫队记录驻南苏丹维和部队每日活动的“日报”,但被防卫省以相关材料已销毁为由拒绝。随后,在一名自民党籍国会议员要求下,防卫省同意再次“查找”并于去年2月宣布,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相当于总参谋部)的电脑系统中存有“日报”的电子版,但文件原件已经被自卫队销毁。自卫队显然不愿意背这个“锅”。NHK当时采访多名自卫队干部,均称销毁文件一事在体制内简直“不可思议”。

后来揭出的真相是,2016年12月底,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在数据库中已经发现了所有陆上自卫队“日报”。还是在2月,多名防卫省官员向媒体证实,截至1月,这些资料都还保存在陆上自卫队的系统中。更猛的料还在后边,据这些防卫省官员称,当时自卫队曾考虑公开“日报”,但接到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相当于总参谋部)“某位上级”的指示,最终未予公开。

3月,“瞒报门”的火烧到了防卫省和自卫队高层。一面是时任防卫相的稻田朋美在多个场合甚至国会都坚称,自己不知有“日报”一事,时任陆上自卫队幕僚长(相当于参谋长,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最高军职)冈部俊哉也反复声明自己“不知情、不了解、不予置评”。但富士电视台曝光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2月13日,陆上自卫队副幕僚长(相当于副参谋长)汤浅悟郎向稻田朋美汇报了有关自卫队“日报”的相关经过。共同社则报道,去年1月17日,冈部俊哉也已知晓“日报”电子版的保存情况。在2月15日举行的防卫省内部会议上,无论稻田还是冈部,都同意维持“已经销毁”的说法,“不予公开”。

此前,稻田朋美已多次被质疑“不够格”。而今“瞒报”的事迹败露,无论舆论还是国会在野党,都免不了对她穷追猛打。去年3月28日,稻田递交辞呈。同一天,防卫省公布“瞒报门”内部调查结果,事务次官(相当于常务副部长)黑江哲郎,以及冈部俊哉则被免职。

 

到底什么秘密怕见光

在去年此时,“瞒报门”堪称一场日本政坛的强烈“地震”。值得追问的倒是,那份不能示人的“日报”里,究竟有什么敏感信息,值得防卫省、自卫队诸多高官百般回护?

其实,“瞒报门”的水很深。

2015年9月,日本通过新安保法。其中扩大自卫队海外行动范围的描述令人咋舌,也让周边邻国不安。后续曝出的消息更让日本国内吃惊不小:原来法案送入国会之前,防卫省就“以安全保障相关法案通过为前提”,在当年5月就制定完成了有关“自卫队运用”的新资料。据后来的报道称,所谓“运用”除了参与在南海的警戒监视活动外,还包括给在南苏丹执行维和行动的自卫队追加“驰援护卫”任务。

换句话说,法案还没通过,防卫省就已经坐不住,想在国外试试身手了。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等消息传出,会掀起何等波澜。但日本政坛的诡异之处之一就在于,虽然舆情汹汹沸反盈天,国会在野党杯葛抗议,但凭借执政党的多数优势,想通过的法案照样能通过。只是因为2016年正值国会选举,再挑起关于安保法的争议,明显是给立志继续执政的安倍内阁找麻烦。所以,“驰援护卫”拖到2016年年底才正式推出。据报道,按照这个计划,自卫队将从当年12月开始,每半年轮换350人进驻南苏丹,与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一起守卫位于南苏丹首都朱巴的营地,并可以使用武器援助盟国武装人员、联合国工作人员以及非政府组织人员,甚至还可以解救当地平民。

正是在这点上,自卫队的“日报”内容才显得具有爆炸性。据报道,在“日报”中,多处提及日本维和部队卷入了当地的武装冲突,甚至在南苏丹首都朱巴还参与了“激烈战斗”。而无论根据日本战后和平宪法,还是已经打了折扣的1992年《联合国维和行动法》中的维和五原则,向发生战斗的区域派出自卫队维和都属违法。要命的是,从时间点上追溯,这些违法违宪的战斗行动发生时,连新安保法都还没提交国会,更不用说所谓“驰援护卫”。所以,不难理解,为何稻田朋美和一众防卫省自卫队高官先是刻意瞒下这份爆炸性材料,后来在国会就“瞒报门”答辩时又将“战斗”的表述改为“武力冲突”“摩擦”——毕竟,不能见光的东西还是不让它见光为好。

 

升级版还会有什么料

问题是,而今“瞒报门”又产生出了升级版。据报道,这些重新发现的“日报”记录了2004至2006年期间驻伊拉克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约376天的活动内容,篇幅长达1.4万页。在这么厚的记录中,还会有什么猛料?大概不用太多的想象力。

在这两年时间里,伊拉克的安全形势有目共睹。向战乱地区派出维和人员也许还算正常,但向正在发生战斗的区域派出维和人员,这当中的奥妙,真真叫“存乎一心”。同样有目共睹的是,“9·11”事件后,日本国会先后通过《反恐怖特别措施法》《补给支援特别措施法》和《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等法案,为自卫队走出国门加持。2004年版的《防卫计划大纲》中,日本更是强调要“为改善国际安全环境”做出“自主性、积极性努力”。言下之意如何,也不难揣度。

无巧不巧,2004年至2006年,身居首相是鹰派色彩浓厚、不逊于安倍晋三的小泉纯一郎。既然在新安保法通过之前,在急于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内阁主导之下,防卫省和自卫队已经脱离文官和国会体制自行其是过一次,谁又能排除在更早的时间,在同样急于刷国际存在感的内阁主导下,这样的“暴走”不会发生?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此轮“瞒报门”中,这一届防卫省的反应和上一届如出一辙。伊拉克“日报”存在与否,去年2月,就和南苏丹“日报”存在与否一样,引起过日本舆论关注。但当时的防卫省同样作答称“不存在”。而事情爆出之后,在国会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上,防卫大臣官房长高桥宪一则透露,防卫省研究本部在发现该日志3天后,曾向陆上幕僚监部汇报称,“不存在该日志”。日本媒体这样引述高桥的说法:“当时,防卫省接到有关日志等的信息公开申请,陆上幕僚监部总务科就此照会了研究本部。研究本部虽然发现了日志,但在去年3月30日向陆上幕僚监部汇报称,‘不存在伊拉克相关日志’。”

当然,这一次大概殷鉴不远,现任防卫相的小野寺五典倒是不再选择死扛:“我们必须查明,多大范围的人员曾了解存在日志的事实。我们将尽快确认相关情况,进行汇报”。为了平息舆情,处理一批防卫省官员也在所难免。至于“日报”到底内情如何,虽然15日就能见分晓,但想来大概也没什么意外的内容,太阳底下无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