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决策应该听谁的“民意”?

2019/9/23 5:50:13

民生决策应该听谁的“民意”?

 

北京西城区近日提出,2017年起将全面建立民生工程民意立项机制,“必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之前”。为此,当地专门出台《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三类民生工程的分类:第一类是“政府能做+群众想做”的民需申报型,以发布项目+群众申请方式开展;第二类是“政府要做+群众受益”的民意征求型,属于政府部门必须完成,有指标、有标准的民生工程,要在实施前和过程中听取意见;第三类是“群众要做+政府该做”的民情驱动型,居民有强烈切实需求,政府该做但尚未安排计划的,协商汇总安排落实和反馈结果。

 

毋庸讳言,过去政府动员群众多是在民生工程立项之后的实施工作过程中,然而,随着百姓对身边事的关注度、参与度不断提升,政府的一些民生好事并不一定必然获得百姓的支持。“知屋漏者在檐下”,民生工程,要义在于“民生”。既是“民生”,当然就必须“听命于民意” 。民生短板在哪里,百姓自己最清楚。政府要“雪中送炭”,避免“锦上添花”,就必须充分听取被服务对象的意见。

 

真正受百姓欢迎的民生工程,必须源自百姓呼声,出于百姓愿望,合乎百姓利益。据此,西城区提出的“三类民生工程”,颇有启发意义。

 

比如“政府能做+群众想做”的民需申报型,以发布项目+群众申请方式开展。这类民生工程的确立,其前提和特点就是立足于“政府能做”“群众想做”。于是,由政府“下菜单”,让群众根据自我需求来“选菜”。这样做无疑有利于实现政府的积极性与群众的迫切性的有效契合、政府可能与群众需求的最优对接,从而确保将有限资金真正用到刀刃上,提升政府服务的精准度。

 

“政府要做+群众受益”的民意征求型,属于政府部门必须完成,有指标、有标准的民生工程,往往事关长远,事关打基础。为此,政府必须主动作为,政府部门必须“按指标、按标准”做实做好,并时刻接受群众监督。

 

“群众要做+政府该做”的民情驱动型,居民有强烈切实需求,政府该做但尚未安排计划的,协商汇总安排落实和反馈结果。这类民生工程往往是一定人群、一定范围之内的一些急迫需求,虽无关大局,但却等不起、等不得。有鉴于此,政府即便“尚未安排计划”,也要加强换位思考,必须从实事求是和轻重缓急的原则出发,在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和综合考量的基础上,协商汇总安排落实和反馈结果。

 

事实上,民生工程立项“听命于民意”,既是宗旨意识的表现,也有利于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当群众不再是被动的服务接受者,而是参与决策和实施的一个主体,就更有利于提高问题解决的精准度,也增强了公共服务的效率——以广泛的社会参与推动民生和社会事务的社会协作,这不只是针对某个地区的启示。

 

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提出,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对一切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的行为,要严肃问责追责,依纪依法处理。民生工程立项必须“听命于民意”,正是基于一些地方普遍存在建好的民生工程闲置无用、甚至沦为少数主管部门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种令人痛心情况作出的深刻反思和有力整改。当然,“听命于民意”,还需把握一个问题,即听命于“什么样的民意”——是日渐壮大的网络民意?抑或散于民间的街谈巷议?还是特殊人群提出的“特殊意愿”?

 

显然,这些民意都要听,但都不能代表民意的全部。真正有效的民意倾听和政府决策,需要“显”和“隐”之间找到平衡,既把握住社会舆论突出的声音,更关照到那些不便发声、不会发声,却有切实需求的“沉默的大多数”。

 

上海市委领导近日提出,民生工作要“注重听取沉默的大多数的意见”,这对各级领导干部着实是一个考验——能不能在决策中平衡“大多数”和“少部分”的诉求,尽最大可能实现公平高效,考验着民生工作决策者的胆识和能力;而能不能沉下身子去找到“沉默的大多数”、倾听“沉默的大多数”,不更是对干部宗旨意识最好的检验吗?